绾山系岭 - 第3页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 作者:绾山系岭

    



    第3页



    “你要是饿,就先吃。没事。不用等我。”

    对方应是说了声好,时牧晴立马撒娇,“嗯~~~不嘛,逗你玩呢。你要等我,一定等我。不然我吃不下。”

    霍芳尔缓缓打出一个问号?卧了个大槽!我的亲亲姐被哪个撒娇精给夺舍了?

    许星月缓缓打出两个问号??所以,这女人有正牌男朋友还包养小白脸?好复杂的关系哦!

    第2章

    京市的主干道上一辆黑色宾利疾驰而过。

    时牧晴一边用湿巾沾掉口红一边训斥,“你回国两天就惹出这么大的事。三姨和三姨夫的一世英名全毁在你手上。以后叫你霍大头算了。”

    霍芳尔心情舒畅,被姐骂两句还能笑出来,“姐,我可是九头身,头型好,脸型小,照相帅炸,我绝不承认自己是个大头。”

    时牧晴翻了个白眼,“你是冤大头,你头不大,谁大?”

    霍芳尔:“……”没事!我不生气!我要做心平气和的美男子!

    “没事少跟你身边那些狐朋狗友瞎玩,”时牧晴拿出手机照了照脸,挤出一个青春可爱的笑容,这才松口气继续骂,“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也该张长脑子,不要每次出现脸上都带着七个字:我傻钱多特好骗!”

    霍芳尔感受到一万点的打击,但还想狡辩两句,他们两个明明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我二十好几,你也二十好几了。”

    时牧晴顿了下,“我好几天没跟三姨聊天了……”

    霍芳尔秒怂,“姐,我的亲姐,我错了,错大发了。下次一定瞪大我的狗眼,不让人骗了!”

    时牧晴噗嗤一声笑,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竟然是三姨盛若江打来的。

    霍芳尔芳心大乱,手脚都不该放哪里去。

    时牧晴摊手用眼神表明自己的清白:这都是巧合。

    接起电话,三姨立马心肝宝贝地喊道:“豌豆公主,我的宝贝,我是你亲亲三姨!”

    时牧晴的小名叫豌豆,身为孙辈中唯一的女孩,她的地位超然,深受诸位长辈的宠爱。

    霍芳尔忍不住浑身哆嗦了下,亲娘对他从来都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才会用腻死人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时牧晴瞪了一眼霍芳尔,这才笑道:“三姨,您最近又做了什么大生意,听起来春风满面,我都感受到了您的好心情。”

    盛若江哈哈笑了两声,“不愧是我的豌豆,对三姨了若指掌。就前几天卖了一块屯了好久的地,稍微赚了几个亿而已。”

    时牧晴刚想说恭喜恭喜,盛若江又道:“我昨天去逛街,顺手给你也买了几个包包,刚刚给你邮寄过去,你收到了拍照给三姨看看。”

    霍芳尔幽幽道:“妈,我的礼物呢?”

    盛若江哦了一声,“芳尔,你也在啊。我以为你已经回米国上课了!”

    霍芳尔立马捂嘴,他就是因为着急处理许星月的事情才耽误了回学校的时间。

    时牧晴捏了下霍芳尔的胳膊,打圆场道:“三姨,我让芳尔陪我两天,所以留他多待了几天。他今晚飞机回学校,您放心哈。”

    盛若江呵笑一声:“只要没人挺着大肚子上门让我当奶奶就行。”

    霍芳尔:“……”差点得罪金主。再次感恩姐!

    挂了电话,时牧晴看着霍芳尔,用从没有过的认真态度道:“老四,三姨那么大的家业以后是要交你手上的。你还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地混日子,是绝对不行的。”

    霍芳尔看着一脸严肃的姐,不由地坐直了身体。

    “等你回到学校去,给我交一份学习计划。每天发送定位报告你的行踪。每天拍照给我看你的学习笔记。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姐,你就好好按照我说的做。”

    霍芳尔耷拉着脑袋,“姐,我就是后悔自己以前不好好读书,才不能跟你上一个大学。我一个人在米国好孤单。我每天都在想你还有其他哥哥弟弟。”

    时牧晴额头冒汗,当初她就是为了不想跟五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弟弟一个学校才努力考上清北大学。

    她哄道:“你现在努力来得及啊。考我们学校的研究生?嗯?”

    霍芳尔虽然傻白甜,但对自己的能力很清楚,他摇了摇头,“我还是先努力不挂科,拿到本科毕业证再说。”

    时牧晴哦了一声,笑道:“姐看好你哦。”

    到了学校门口,时牧晴让霍芳尔和司机下车,迅速在车里换了一身衣服才下车。

    白色过膝裙,斜跨帆布包,长直黑发。

    方才黑衣劲装的姐大,瞬间化身柔顺可爱的美少女。

    霍芳尔使劲揉了揉眼睛,“姐姐,姐夫喜欢你这个调调?”

    时牧晴麻溜地取下卡地亚戒指,塞进包里,“你姐我在学校的人设是:品学兼优、吃苦耐劳、人穷志坚的可爱娇软美少女。你姐夫他喜欢我这样。”

    时牧晴今年大三,有个交往两年的男朋友。这事全家人都不知道,除了霍芳尔。

    但霍芳尔没想到姐姐竟然骚操作。品学兼优上这四个字姐姐完全适用。吃苦耐劳?姐姐什么时候吃过苦,什么时候操劳过?从小到大围着姐姐转的保姆都有两个。穷?这个更扯。她刚藏起来的卡地亚戒指就值一辆车。

    “姐,我压力好大,万一哪天一个不留神说漏嘴,可怎么办?”霍芳尔一脸担忧。

    --



    第3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