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山系岭 - 第2页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互相装穷后我们结婚了 作者:绾山系岭

    



    第2页



    许星月惊呼道:“不是他的,那会是谁的?”

    霍芳尔急道:“我当时醉得一塌糊涂,连走都走不动。我能不能行,我自己最清楚。”

    许星月气得直哆嗦,跑到一旁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甩到时牧晴的面前。

    照片上霍芳尔紧闭双眼平躺着,而许星月搂着他,挤眉弄眼加噘嘴,双手比了个欧耶。

    许星月心想,看到这种照片会,时牧晴这个前女友定会大发雷霆,扇几下霍芳尔的脸,然后哭着跑掉。

    然而,她期望的压根没发生。

    时牧晴的手指戳在照片上,轻轻在许星月的脸上划了几道指甲痕迹,抬眼冷笑道:“你趁着我家芳尔喝醉,把他挟持到酒店,脱了他的衣服,摆拍这些照片,捡尸捡到我家芳尔的头上,还用怀孕敲诈他,你胆子还真不小啊!”

    霍芳尔捂住脸。太丢人了!这事绝绝对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绝不!

    许星月脸色一白,赶紧甩出医院开的怀孕证明,“我从没有和任何男人上床,除了他。这孩子就是他的。他不想承认也得承认。”

    她看向霍芳尔,一脸急切,“芳尔。你是爱我的吧。不然我让你回国,你立马回来。还给我开了总统套房让我们母子住。”

    霍芳尔一脸懵,“你搞错了吧。我这次回国是因为放假。总统套房是我妈给我开的,我没钱给你另外开一间,只好让你住这里。我住朋友家。”

    许星月满脸吃瘪,不敢相信。一个月前她在朋友聚会上认识霍芳尔。他长得好,人温柔,还是个超级富三代。她对他一见钟情,用尽办法把他灌醉,还搞来房间门卡,偷偷钻进去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时牧晴幽幽看着她,拿出手机轻轻点了几下,放在唇边说了句,“上来吧。”

    许星月一脸惊慌,谁?她让谁上来?

    霍芳尔走到冰箱旁,从里拿出一罐啤酒,砰地一声打开,双手递给时牧晴,陪笑道:“姐,请享用。”

    时牧晴白了他一眼,接过来,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么好的天气要来处理这种腌臜事确实需要喝点酒提提神。

    许星月听见霍芳尔叫这个女孩姐,更懵了。难道霍芳尔是个假富三代,其实是被这个女孩包养的小白脸??

    她冷笑一声,“哦。我明白了。霍芳尔难怪你不敢承认你爱我!你是怕被你的金主断了财路!”

    她口中的金主指的是时牧晴。而霍芳尔听到这句话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妈。

    他这阵缓过来,口条也顺了,“第一,我真的不爱你。第二,对,你说得没错。我金主要是知道我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不但断了我的财路,还要打断我的腿。”

    许星月:“……”果然被自己猜中。

    这时一个浑身肌肉的男人冲了进来,一进来就吼道:“贱人!你TM怀的谁的孩子?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次次都吃避孕药。你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许星月面如土色,“康远,你,你怎么来了?”

    霍芳尔惊道:“这你男朋友?你不是说你从没有和男人上过床?”

    说完看向时牧晴,满脸的敬重。姐永远是你姐。他昨天跟时牧晴说自己惹了麻烦,不知道该怎么办。姐一夜之间就把许星月的男朋友找出来,当面戳破她的谎言。

    康远冲过去拽住许星月的肩膀不停地晃,“老子打拳挣的钱都给你,你还嫌不够?”

    然后哭着回头冲霍芳尔喊道:“原来你喜欢这种小白脸!愿意给他生孩子!”

    霍小白脸一脸无辜,“孩子真不是我的!”

    时牧晴掏掏耳朵,啧了一声,“康远,既然这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我家芳尔的,必然另有其人。”

    霍芳尔满脸卧槽。

    康远嗷呜一声,加大力度晃动许星月,“你说!你快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许星月被晃得头晕眼花,使劲甩开他,既然嫁入豪门的梦破灭了,她也没什么好装的。

    “康远你打拳挣得那点钱够谁花?哪天被人打死了我还得给你收尸。”

    康远被这话激得双目赤红,“你再说一遍?!”

    许星月恶狠狠把心中憋了很久的戳心话都说出来。两人又吵又打,好不热闹。

    霍芳尔松了口气!OJBK!警报解除!

    端着香槟悠然看好戏,还时不时地补上一刀。

    “对。她就是看不起你的职业。对你一点都不尊重。”

    “你要理解啊。男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关心你。他们也有工作的。”

    就在这时,时牧晴的手机铃音响起来。按照她的穿着打扮,她的手机铃音应该是那种死亡金属乐类型的,谁知道竟然跳出一首学猫叫。喵喵喵地,超级可爱。

    时牧晴立马拿起手机,看着不断跳动的名字,唇角勾起弧度,嘴角先翘起来。

    她抬眼看了面前三人,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

    世界立马安静起来。

    三人一脸懵地看着时牧晴接起电话,然后听到她捏着嗓音娇娇弱弱地喊了一声,“喂……”

    那声音能甜死活人,腻活死人。

    霍芳尔嘴角抽抽,朝康远和许星月嘘了一声。

    时牧晴收回双腿,乖乖巧巧地坐好,“嗯。我在外面的自习教室学习呢。嗯。我知道,我马上回学校。”

    时牧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眼角含着笑,声音里藏着蜜,手指尖弹着愉快的节奏。原先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被冲破,连空气都腻歪起来。

    --



    第2页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